不只是配角

发布时间:2015-6-30 17:52:09  栏目:文艺

当我们谈论时尚时,我们究竟在谈些什么?是服装的色彩款式?还是妆容的得体大方?谈得最多的,其实是项链与裙子是否搭配,腕表是否恰到好处得体现了你的身份,丝巾是否称你的肤色。这些看似并不起眼的小配饰,早已成为了时尚搭配中必不可少的元素,而人类对于配饰依赖程度,也远远比你想象的要大。


我们为什么如此离不开这些配饰呢?从某种意义上说,一部人类配饰史,其实就是一部感性化了的人类文化发展史。从古早时期内陆居民将海边的美丽贝壳串成项链的那一刻开始,人们便开始了一场无关温饱、无关实用意义的时尚革命。配饰观念的背后包含着思想、文化、历史、时代、心理、审美等诸多痕迹。人类对美的渴望也因此无限延展,幻化成如今我们生活中看似可有可无,实则不可或缺的“必需品”——配饰。




人类与配饰的渊源起与何时,恐怕难以精确地考证,但是我们不难推测,从人类开始意识到装饰与美化自身的时候起,人类就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人类最原始的配饰,大概可以追溯到遥远的石器时代。意大利考古学家于地中海发现的一串佩戴在距今约16万年的古人类女尸身上的兽骨石头项链,可能是迄今发现的世界上最早的首饰。而在我国发现的最古老的配饰,则是距今一万八千年的“山顶洞人”所使用的钻孔小砺石、石珠、刻沟的骨管、穿孔的海蛐克等。所有的配饰都相当精致,小砾石的装饰品是用微绿色的火成岩从两面对钻成的,选择的砾石很周正,颇像现代妇女胸前佩戴的鸡心。这些看似毫无意义的小配件,人们为何要花精力去制作、去留存呢?人类佩戴各类配饰的目的是什么?答案众说纷纭,有装饰说、保护说、羞耻说、巫术说,但纵观配饰发展的整体脉络,身份、财富以及荣耀的象征,是配饰高于实用意义而存在的重要缘由。


文艺复兴前夕,许多早期的时尚特质在西方显露端倪,王公贵族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催生了对“不必需”的渴求,刺激着上流社会对新奇、稀有、以及“不切实际”创造力的向往。15世纪的欧洲宫廷,锥形的帽顶及头巾组合被用来代表贵族女性身份,自此花样繁多的帽子和头饰款式开始随着人们的时尚偏好百转千回,成为关乎阶层地位和社交礼仪的重要标志。18世纪中晚期,布满羽毛、花朵、缎带等宽帽檐的帽子、以及高耸的假发开始风靡,成为优雅女士们出门散步或参加社交活动的必要装饰。曾经引领时尚风潮的法国皇后Marie Antoinette对帽饰头饰就格外偏好,她在蓬松的泡泡发型扑上浓浓的蜜粉,并用许多鸵鸟毛装饰,这个造型很快在法国宫廷里流行起来。尽管此后对头饰帽饰的时尚潮流越来越趋于简化,社交性的礼节需求也几近消亡,但这些曼妙的头上风景仍旧是现代时尚的重要组成。


中世纪后期,随着宗教的制约越来越少,珠宝大量出现在服装及腰带上。其中最受皇室名流追捧的珠宝是并不具有升值价值的珍珠。例如热衷于奢华宫廷风的Queen Elizabeth便毫不掩饰自己对珍珠的喜爱。在她执政盛年的肖像画中,层叠的各式珍珠项链及服饰上遍布的珍珠镶嵌布满眼帘。传承至今的颈圈形珍珠项链,则源自同样痴迷于珍珠配饰的Queen Alexandra。为了掩饰儿时手术在颈部留下的小疤痕,Queen Alexandra长年用珍珠串联的颈圈项链遮掩,并时常在胸前搭配以长串珍珠项链呼应,作为历史上极富时尚影响力的女王之一,她无疑也将自己对珍珠的热情流传,引发当时的皇室贵族争相效仿,并使得颈圈式项链(choker necklace)成为极具个性的经典珍珠项链款型。

最富传奇历史的珍珠项链——漫游者(La Peregrina–the Wanderer)

传奇一:珍珠形状特别、颗粒大
项链下端的珍珠呈水滴形,名叫La Peregrina,相传是由一个奴隶于16世纪发现的,这颗泪滴状(tear-shaped)珍珠重达50克拉

传奇二:流传有序,经多为女王佩戴
项链历经包括英女王Mary I of England、西班牙女王Margaret of Austria,以及Elisabeth of France, Queen of Spain等多位女王的佩戴,近500年的辗转传承

传奇三:名人效应,拍卖价破记录
1969年,Elizabeth Taylor的第五任丈夫花了37,000美元购买了这颗珍贵的水滴形珍珠,并作为Taylor三十七岁生日礼物送给她。作为Taylor私人珍藏的一款珠宝,在2011年拍卖价超过400万美元,成为世界上最贵的十大珠宝之一。

当人们还在为究竟该戴多少配饰才算合适而烦恼时,Coco Chanel的一句话——“当你离开房间前,照照镜子然后去掉一件配饰。”——却敲开了现代配饰搭配的大门,也让配饰陷入了究竟是“锦上添花”还是“画蛇添足”的争论中。在Coco Chanel和Elsa Schiaparelli两位女性设计师地引领下,“假”珠宝逐渐取代奢华昂贵的天然珠宝,成为时尚界的新宠。简约尤其是Chanel在1926年创造的小黑裙,成为了配饰的天作之合。小黑裙设计简单,色彩单一,小小的珍珠、胸针或胸花的点缀都能让整体造型增色不少。除此之外,20世纪初,艺术领域的革新也不断影响着电影、绘画等视觉艺术领域,间接渗透至了时尚配饰的设计中。

1900年前后,西欧实用产品的外观面貌出现了第一次比较明显的流行风格,这就是源自法国和比利时的“新艺术风格”。对“新艺术”设计面貌影响最大的思想体系是产生于19世纪80年代的“象征主义”哲学,它认为现实世界是虚幻的、主张制造感官刺激和神秘联想。因此,以藤蔓状卷曲的线条加上上宽下窄的基本结构是“新艺术”影响下最具代表性的珠宝款式,目的是制造一种神秘诡谲、虚无缥缈的气氛。同时,配饰的构图基本打破传统的对称法则,一扫古典宫廷珠宝四平八稳、严谨内敛的沉闷风气。最具有影响力和代表性的“新艺术”配饰设计师为法国人Rene Lalique。Rene设计制作的珠宝仅以金银为框架,尺码夸张,大量使用琉璃和珐琅作为向前材料或颜色装饰,泛材料的运用和首饰的时装化在这一时期开始初见端倪。

时下在1925年法国巴黎“世界艺术装饰和工业博览会”展厅门口,赫然写着“艺术装饰是人类需要愉悦和逃亡的反映”,装饰艺术风格——Art Deco由此诞生,在此后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成为影响欧洲乃至世界的艺术风格。不可避免的,Art Deco的旋风也刮进了配饰设计领域。装饰艺术风格珠宝以醒目外观,巨大反差的色彩组合呈现,比如黑色与白色相搭配。与此同时,装饰艺术运动被认为是象征着艺术工业时代的来临,因为此时的珠宝行业正在使用白色的工业金属,其中就包括铂、钯和铑等等,而在外形方面,这一时期的珠宝甚至出现了结合粗线条和几何图案的建筑风格。美国设计师Harry Winston和Tiffany & Co.公司在上世纪30年代就凭借使用人造白金材质和标志性的风格而名声大振。1932年Chanel也推出了自己第一个高级珠宝展。20世纪30年代的珠宝配饰也就此开始书写跨越一个世纪的永恒经典。

相比几百年前对于配饰过度崇拜与推崇,如今的人们,显然已经对配饰的价值有了更为多元的理解。它们不再只是身份的象征、艺术品位的诠释,更多的是对内在情绪或个性的表达与宣泄。因此配饰在搭配及穿戴方式上,也更为丰富多样,奇特搞怪。在今年春夏季的秀场上,你便能看到设计师们把玩配饰,已经到了如此不择手段的程度了!

玩法一:不对称搭配

在裤袜都可以一脚一色的今天,不对称搭配显然已经不是见怪不怪了。不对称美学不仅是用于时装设计上,在珠宝中同样受用,例如不对称耳环,便是珠宝配饰中的一大潮流,今年春夏依旧如此。把同款式用不同的颜色配对为一对,又或是垂式耳环与耳钉搭配为一对,都成为了秀场上配饰细节亮点。Oscar De La Renta左红右绿的耳饰搭配;Loewe如同装置一般回转的线条构成的结构化的耳饰长及锁骨;Nina Ricci两边不对称的失衡造型耳环装饰……这些都是很值得关注的趋势和单品。

玩法二:戒指叠戴


戴戒指只戴一个?这显然不是本季的最In的戒指戴法,除非你戴的是一枚价格不菲的鸽子蛋!戒指串着戴是本季T台引领的潮流,串戴程度怎么把控?一只手五个手指戴满都可以。层次可以通过戒指不同款式或者戒指所戴指节位置来制造。例如Valentino本季的关节戒指,五个指环分别戴在不同的指关节上,使得双手显得凌厉有型。是不是看起来挺复杂的?其实戒指叠戴的方法非常简单,只要选择同款色系的颜色或材质的戒指来混搭,就能足以展现时尚魅力。

玩法三:复古即时髦

越是需要推敲的造型,往往越是通过细节来展现,在复古风的大趋势下,胸针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宝石胸针,珍珠胸针,金属嵌石胸针,亚克力胸针……你可以根据你的造型主题来选择风格统一的胸针,体现怀旧典雅气质。 当然胸针的戴法也与以前大不相同了。你可以以最传统的方式将胸针佩戴在胸前,更可以另类地将胸针戴在腰间、颈部等任何你愿意的部位,只要你觉得合适,那就不分对错。

玩法四:无规律混搭

在当今的时尚界,从来都没有规律可言。配饰的搭配亦是如此。以下这种玩法便是今夏最为流行的项链戴法:选择二到四条项链,搭配上形成上下、长短的高低层次,可以选择同种风格,也可以完全相异。譬如一件珠宝项链短项链,混搭上一条饰羽毛的长项链,抑或是一条黑色的缎带,从颜色,材质,配件长短宽窄来进行搭配而组合配饰的层次,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会因此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