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只花奶牛到东京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15-1-22 15:10:00  栏目:电影

  五年级的暑假,男孩杨晋觉得自己长大了,应该庆祝一下,他给爸妈留了封信说自己要去奶奶家过暑假。然后跟着同学王小波去了他山里的家,去看王小波描述中的螃蟹过河、两米长的鱼……这是杨瑾导演的《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中的情节。这部影片被称为中国首部儿童公路片,杨晋和王小波背心短裤赤着脚,从小城到山村,从清水河到黄河,抱着圆白菜和西红柿,吃冰糕和糖水罐头,生对方的气,又相互恋恋不舍。一路上的每件小事都成了他们脑海里永恒的回忆。

   故事来源于导演杨瑾的童年记忆,他自己便是影片中小男孩杨晋的原型。和杨晋一样,童年的杨瑾也是个聪明、成绩好、能背许多地名、被长辈宠爱着的男孩。杨瑾说,他的家庭是十分民主的,爸爸凡事都和他商量,从今天吃什么到考哪所大学,都让他自己拿主意。高中时,杨瑾的文化成绩不是很理想,他便自己做主去参加了山西艺术职业学院电视摄像专业的专业课考试。凭着对艺术的一点兴趣和考前的死记硬背,杨瑾顺利地通过了艺考。他高枕无忧了,别的同学都在埋头苦学备战高考时,他可以不用理睬上课铃,在小花园里懒洋洋地晒太阳,“反正我有学上了”!他对自己的选择感到满意。当年的杨瑾可能只是觉得这个明智的选择帮自己避开了高考的压力,大概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选择会引领他走上众多国际电影节的领奖台,成为备受关注的新生代导演。更不会想到,这个选择让他遇上了张君。


   “张君:我的同学,朋友,情人,老婆。”杨瑾在自己的书稿中这样写道。张君是杨瑾在山西艺术职业学院的同班同学,入学第二年成为情侣,同桌三年,后来双双考入北师大,又做了两年同桌,毕业三年结婚。他们不仅是生活中的爱侣,也是事业上的伙伴。杨瑾的三部作品,张君都是制片人。就像张敏是李睿珺的“御用女演员”一样,张君和杨瑾也是令人羡慕的“夫妻档”。张君一直默默支持着杨瑾的电影事业,参与他的创作,陪他讨论剧本、筹措资金,共同享受忙碌、打发无聊,几乎同步发胖,又一起减肥……
   拍摄《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杨瑾的好友,演员尚于博投了第一笔钱,后来有两个公司也投了钱,签约之后,杨瑾便去筹备,张君也忙着帮他联系摄影师等各项事宜,一切都准备好了,演员也选定了,那两个公司突然撤资说不拍了。张君着急得发了高烧,最后只好向父母借了20万。他们就用这20万加上10万块的奖金和尚于博给的钱,完成了前期拍摄。遗憾的是,尚于博因患抑郁症在2011年10月25日跳楼身亡。翻看他新浪微博,生前发的最后一条是:“杨瑾V5”,令人唏嘘。而每次观看《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当片头字幕打出“献给尚于博”时,知情的观众难免心头一酸。

   相比于《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杨瑾之前两部片子的拍摄经费和团队则更为窘迫。长片处女作《一只花奶牛》的拍摄只花了一万块钱。当时杨瑾还在读大一,这一万块是他的老师崔子恩在北京爱之行健康教育研究所申请的。影片在杨瑾的家乡拍摄,演员都是义务帮忙的父老乡亲,剧组只有三个人:导演、摄影、录音。主演要去考研,拍了一天就走了。最后是录音师担任了主演,原定的摄影成了录音,杨瑾导演兼摄影。后期是在他的同学司徒知夏家里用电脑剪辑出来的。《一只花奶牛》小说的作者是“第三代西北小说家”的代表人物王新军,杨瑾给他打了几次电话,向他表明自己的学生身份及将其小说搬上银幕的意图,王新军很快就同意了,也没有提出收取改编费之类的要求。这和李睿珺获得《白鹤》改编权的过程有点相似,文学界前辈对青年导演的爱护、支持,使得他们得以更快速的成长、前进。
   大部分中国独立电影导演的最初几部作品都依靠于亲友师长的支持,他们对于影片不会有太多商业上的期待,更多是当作展现能力、潜力的一种方式。经济上受到限制,却拥有创作上的自由。后来,这部只花了一万元的《一只花奶牛》,入围多个国际电影节。瑞士电影节给这部影片的授奖词是 “难得可贵的一种安静的叙事”。很多新导演在做第一部影片的时候急于求成,很喜欢玩一些花哨的技巧。杨瑾说:“我在拍片的过程中,状态挺好,心情很安静。”
   杨瑾的第二部长片《二冬》是一个关于农村青年寻找自我的故事,他根据家乡亲戚朋友讲给他听的村里青年打架、打猎的故事,结合自己的的想像写出了剧本,并用自己干活挣的六万块钱把它拍了出来。 杨瑾的剧本创作能力很强,非常善于利用生活中的素材进行创作。“平常写剧本都是做笔记,比如做半年笔记。动手写两天就写完了,几万字。“因为有深厚的生活基础,他的作品也总比一些凭空编造的故事更为细腻流畅,气质独特。


   因为《一只花奶牛》《二冬》《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都有着强烈的家乡印迹,它们也被成为“平陆(杨瑾的家乡)三部曲”。然而,除了童年回忆,家乡的一切都在变更。因为挖煤,开矿,童年小河的水都渗到地下去了,到处都是干凅的河床。在拍摄《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时,剧组甚至找不到一条小河。所有的河都干了,杨瑾天天逼执行制片人:“我要一条小河!我要一条小河!“每天念叨很多遍,执行制片人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条小河,高兴地在河里游了泳。“回来后,他对我说,我找见了,然后就生病了,病倒了。他压力太大,要是没一条小河,这个片子就拍不下去了。”
   好在这三部作品让杨瑾的导演才能得到了观众和业内人士的认可,也让他获得了更多的资源和支持。他的下一部片打算拍一个爱情故事,到东京去拍,讲一个去日本参加影展的中国独立导演爱上一位日本姑娘的故事。依然是他自己创作的剧本,那将是一个“大制作”,计划请陈奕迅和苍井优来演,为他以低成本拍摄高水准作品的能力折服过的观众,也没有理由不期待他的东京爱情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