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亚的后青奥时光

发布时间:2014-10-22 17:19:58  栏目:人物

 他是南京青奥会开闭幕式总导演,大开大阖的艺术表现,使他被称为“激情导演”。离开广场,他对舞剧艺术情有独钟,十余部或经典或新奇的作品,展现出一个舞台才子深邃的内心世界,他就是中国当代著名编导陈维亚。他身上既有着北方的大气粗犷,也有江南的细腻柔情,把南京人的特点展现得淋漓尽致。南京青奥会圆满结束后他还有怎样的神秘大礼奉献给观众?

多才多艺背后的坎坷自学路

  陈维亚的多才多艺是有名的,无论是绘画、武术,甚至是做一些手工活都堪称是专业级的,而这些技能竟然大多都是他年轻时自学的。

  陈维亚爱绘画是出名的,他回忆说:“我从小就爱画,我小时候在地上找一个石头或粉笔,就在家里院子画起来,满地都是我画的,那时候玻璃窗有石膏抹的边,风吹干以后拿下来就可以画,在班上也经常画,同学们也让我画,黑板报墙报都是我画,其实我一天绘画专业都没学过,后来当导演搞创作时说不清楚就用画,久而久之就成为习惯了,只要我说不清楚就画,一画对方就清楚了。作导演会画几笔很有好处,导演就是形象思维, 说不清楚的时候几笔就画出来了,就跟音乐家一样,要表达的说不清楚一唱就让人理解了。”在张艺谋建议下,陈维亚把他在北京奥运会期间的创意手稿结集出版成书,这本《陈维亚笔下的北京奥运盛典》画册,从头到尾都布满了各种画稿,有画卷开启,有敲击天鼓,有火炬点亮,每一个篇章都是图文并茂。陈维亚向记者透露,北京奥运开幕式只采用了这些创意中的十分之一。

  对于自己最满意哪幅画作,陈维亚说:“我还真没什么满意的画作,因为我从来没有说要认真画一幅非常满意的画,这些绘画都是因为工作需要,或者兴趣所致,比如很思念小时候的游府西街游府新村,我那个印象是抹不掉的,我就画出来,而且很奇怪的是当时我家里的和游府新村的每块土地、每棵树、每个房子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我画好给我那些游府西街的发小们看,他们觉得就是原来的样子,很奇怪。”

  陈维亚还无师自通木匠活,当年生活窘迫时他曾为别人做沙发挣钱。他指着身边的一些桌椅橱柜说:“这些家具都不在话下,我年轻时在安徽淮北市歌舞团工作,空闲时三四个人组成个小组,每天背着家伙事就出去给人干活去,一天下来一个家庭一大两小一套沙发就做完了,那时候平均每个人能收入三四块钱,那就不得了了,相当于一个月工资,吃香的喝辣的。做家具、做沙发、做落地台灯,装落地组合音响,油漆、盖房子、盖防震棚…… 很多很多都是自己做,连南京人睡的棕绷床,松了也是自己紧——一个是穷,一个是有兴趣,觉得别人能做的我们都能做,这些都是人做出来的,所以我们也能做。” 

   陈维亚的武术也很出彩,他曾师从李连杰的师兄天下第一醉剑大师李志洲,“我年轻的时候喜欢武术,学过长拳、太极,器械有短穗剑、长穗剑 棍、枪。那时候各方面没有条件,一方面是兴趣,在安徽淮北市歌舞团工作时,把门的五六十岁老师傅,他们都是学过武术的,买一包三毛钱的烟作学费,教你一星期,学了一套一套的,自己再勤学苦练;到北京舞蹈学院上学以后因为工作关系认识了北京武术队的,全国剑术第一名的武术冠军李志洲,我就骑自行车,车把上插把剑,每天骑车到什刹海体校跟他学,他很厉害的。”

陈维亚说能会这么多也是因为爱好,就是闲不住。“我跟年轻导演说,做这个工作的,恐怕没有什么不需要掌握的,应该什么都懂。”

没有任何优越感奉行自强不息

   陈维亚的成长经历堪称是一部励志大片,从不向艰难困苦低头,因为他奉行四个字的人生哲学:自强不息。

  陈维亚是巨蟹座,不过他并不太研究这个,他说:“我的父亲是个普通教师,我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在家庭背景上没有任何优越感,而且我自己客观分析我自己,虽然我是搞舞蹈的,但是我的客观条件并不好,腿不长,手也不长,一般人看我根本不像是搞舞蹈的。所以从骨子里年轻时候有一种自卑感,觉得自己的先天条件,家庭条件,社会条件、经济条件都是不如人的,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奉行四个字:自强不息,做任何事你必须靠自己,用自己的努力证明你是能被人信任的。这四个字对我的帮助特别大,从农村跑到一个小歌舞团,从什么都不会到演主角,从一个小城市歌舞团到考进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从北京这样一个大的人才济济的城市里怎样让自己的作品逐渐能让人知道让人喜欢,再逐渐到奥运会有那么多导演竞标,怎么你能竞标进去,怎么逐渐做到最好,这一步步告诫自己,不靠别人,不会有人垂青于你,不会有人给你通行证,全靠你自己去挣,自己挣钱,自己养活自己,我就奉行这个,这么多年就是这么走过来的,我没有任何优越感。” 

  谈到圈子里自己最敬佩的同行,陈维亚说:“我觉得这个行业跟我差不多甚至比我优秀的人很多,只不过他们也许没有这么好的机遇。天时地利人和,我碰上了奥运会、亚运会、青奥会,我又是南京人,一定要说我敬佩谁,我最敬佩导演卡梅隆,我跟他也是好朋友,他到北京来我们经常见面,他本人不是做导演的,他是做科技、做摄影的,他自己驾驶潜水艇潜到海底一万多米,他的片子要么不出,一出来就是《泰坦尼克》《阿凡达》这样吓人一跳的大片。”  

  陈维亚透露,他还很敬佩他的好朋友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外方舞美总设计师Mark Fisher,遗憾的是南京青奥会前他去世了。陈维亚说:“做导演最好要有一门专业,我还很崇拜我的一位好朋友,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外方舞美总设计师,伦敦奥运会的舞美总监,名叫Mark Fisher,非常绅士睿智的一位英国人,非常可惜的是他今年刚刚去世。只要你有想法他一定会给你最好的方案,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飞转的地球仪、广州亚运会的八面风帆,就是他的创意,这个人是个智者,他不是搞舞美设计的,他的专业是搞建筑工程设计,当他进入到我们这个行当以后,他把他大量的建筑工程设计知识运用进来,南京青奥会开幕式上的浑天仪都是他的创意,这次在青奥会策划名单里有他,只是加了黑框。他特别绅士,平时不说话,也不抢风头,仔细听你说,你说完以后过一会他会问要的是不是这个东西,哎,就是这个!然后他会进一步设计,保证你完美地实现这个创意。”

  作为一名经常带给观众惊喜的导演,陈维亚很时尚,他说:“我理解的时尚概念是,跟时代同步就是时尚,尤其是做我们这个工作的,如果走在时代的后面就不是一个时尚的设计者,就不是一个具有时尚意识的导演,这点非常重要。所谓跟时代同步,对我们来说你不仅要保持与时代同步,甚至要走在时代的前面,包括你对社会的触角的敏感,包括这段时间整个社会时代的流行趋势,社会价值、价值观的趋势,这些都是时尚的重要组成内容。我们导演,尤其是做这种大型活动的,如果不具备这样的时尚观,那出来的东西人们就会对你有失望感,有掉队感,这点非常非常重要。所以我经常告诫我们做的东西必须让年轻人喜欢,逼自己变成年轻人去想这个问题,同样面对这个创意,年轻人会怎么评价,年轻人会用什么形式,这恐怕就是时尚。”

  陈维亚这个爱好跟小时候在南京的生活也有关系,“我小时候就有个当飞行员的梦,小时候经常到大校场机场,去悄悄看飞机,迷死了,想开飞机想开军舰想开潜水艇,我到现在还是这个爱好,这也是我最好的减压方式,平时每晚睡觉都必须看《舰船知识》等。现在我最大的梦想是上我们自己的航母看看,我想去看看飞机起降,我也得去做做航母style手势。”

生活中是个平凡的真汉子

  留着大胡子的陈维亚给人的感觉特别阳刚,事实上生活中他也是位朴实的汉子。

  谈到自己的形象标识,一副大络腮胡子,其实还有一段陈维亚为了复习功课高考蓄须明志的故事,“那时候在淮北市歌舞团里演《白毛女》等剧目,是根本不让留胡子的,刮胡子还得热水烫半天,有时候还被刮得血呼啦查的。后来我获得了考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班的机会,专业课通过了,文化课必须达到分数线才行,而文化课考试只有两个月的时间准备,高考要看一大摞书,天天复习,所以没时间刮胡子,等参加完考试一看感觉还不错,就留起了胡子。”

  陈维亚的女儿,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快乐源泉,她今年五年级,喜爱绘画,在学校还举办了个人画展,这也是他们学校第一次举办个人画展,“展出了几百幅画,还是挺轰动的”;她还爱唱歌,“在建党九十周年的晚会上做独唱表演,亚运会闭幕式上也演唱了一首歌,如果以后她还喜爱唱歌、画画,就可以往这方面发展深造。”

  陈维亚女儿表现出的艺术天赋恰恰来自于她的父母,“我女儿喜爱绘画,我本身爱画画,可能是遗传吧,因为我从来没教过她画画,现在她天天都坚持画画;她妈妈嗓子很好,所以她也很爱唱歌,什么歌都唱,尤其会唱英文歌。我觉得孩子的艺术爱好跟受熏陶有关系,先天和后天都有关系,家庭影响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