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订制“好男人”

发布时间:2014-5-15 14:42:44  栏目:文字欲

(文:张瑞)


          在“韩流”劲吹之际,某部大热韩剧的“追星”大军,让我见证了万千女性自觉皈依于“都教授”的热浪,也让我见证了各路媒介的自觉“沦陷”,从穿衣风格、发型配饰到所看书籍、兴趣爱好,“教授”的一切均可以被包装成“卖点”,兜售给各路追星大军,满足万千女性对于另一半的“私人订制”幻想,颇有一种众人磨刀霍霍去品尝她们集体的“意淫甜品”之势。

   如果说男人是靠A片满足他们的性幻想,那么韩剧就是女人的A片。韩剧的男主角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典型的各种“二代”,家境殷实,放荡不羁,情场从中过,片叶不沾身,然而不羁的外表下必然有个脆弱又专情的心,直到遇到女主角,才充分展露其情深;另一种则是拥有特殊身世或者任务的神秘之士,在命运的安排下与女主角相识相爱,历尽磨难终成眷属。无论哪一种,都为少女或少妇对于恋爱对象的认知提供了高级模板,硬件无懈可击,软件功能也各具特色。再瞧瞧“完美男人”的最新升级版——都教授,拥有360度无死角的俊俏脸庞,神秘的外星人身份和超能力,400年的人生阅历和家产,博学的教授光环,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专注深情四百年,对女主角情根深种,多次救女主于命悬一线之境。

   这样的男人怎能不惹人爱?万千粉丝宁愿顶着“脑残”的名号也要加入追星大军,这种集体的狂欢,也许不仅仅是粉丝们真的脑残到如此境地,把自己代入剧中的角色,沉浸在完美的幻想中,而不顾幻想与现实的差别。我更愿意把这看成一种仪式的狂欢,是现代社会女性对于“好男人”的集体致敬,毕竟在经历了偶像剧的多年洗礼后,粉丝们的心智变得成熟多了。她们明知道那样完美的好男人也许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或者即使存在也不会那么好命恰好降临到自己的身边,但是她们依旧不想放弃对于“高级模板”的致敬,能不能得到是一回事,战线得明确,姿态得积极,顺便给男人们一个提示:看,这就是你们的豪华至尊限量版。
   从女性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种集体的狂欢是女性在幻想与现实之间找到的一种自我抒发和自我表达,她们要以此来表明心志,表达她们对于男人的审美。
   自古以来,审美似乎与女性有着更密切的联系。诗经·《硕人》有云,“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是对于女性美的具体化表达。“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唐·李白《清平调》)这则是对于女性美的比拟化表达。

   特殊的生理构造赋予了女性天生的“被审美”条件,柔美的曲线在构图意义上就比男性身体的刚性线条更加能够给人类带来心理共振。纵观历史上关于人物的艺术品,女性占据不可比拟的优势,她们被放置在审美的框架中,艺术家们研究她们的比例,研究她们承载的线条、用色或者角度,女性的身体在这里成为赋予思想的艺术品,供人们品味或者膜拜。对于女性的审美似乎经久不衰,延续到现代社会更是变换出更多的花样,风靡全球的各种选美大赛即是明证。

   当然,以上所述并不是评价完美女人的圣经宝典,女性的好不仅在于其赏心悦目的外在,更在于其柔情蜜意的关怀和独特的母性光辉。如今,女性在占据审美舞台几千年后,仿佛也觉得该给男性挪点地方,让男性也有幸涉足审美的范畴。

   无论什么,一旦和美沾上边,自然就会产生某些公认的标准来区分优劣好坏,分出等级。比如在当代生活中,你可以轻易找到各种类似于“好男人十大标准”、“老公就按这样的找”、“好老公宝典”的“警世恒言”。最近,“2014男朋友标准”在网上流传甚广,令女网友们纷纷点开对照身边男友,男士们则默默积极展开自测——“身高172-182cm、体重65-85kg、发型普通,性格温和,不吸烟,少喝酒,不爱泡吧;本科以上学历、月薪在3000- 10000元之间,会煮饭,有耐心,有孝心,有爱心,有上进心,举止斯文,不说脏话;谦虚、谨慎、稳重、大方,对待爱情忠诚不二,有担当”。

   这些让女人心动、让男人尖叫的标准,就像安全卫生标准敲打着食品行业从业者的神经一样,敲打着现代社会青年男士的情感神经。在当代中国,告别过去男尊女卑的传统思想,加之女性工作机会的增加,妻子或者女朋友在两性之间的地位比过去明显提高,社会对于好男人的期待自然是水涨船高,不仅要外表俊朗,内心阳光,还要打得过怪兽,买得起新房;要有情人般的浪漫,父亲般的呵护,母亲般的贴心,导师般的睿智。“上得厅堂,下的厨房”也早已成为男性与女性共有的标准,最好还要哄得了岳母,搞得定岳丈。

        男士们也许会惊呼,怎么生活在现代社会这么麻烦,哪有居住在原始社会简单,强壮的男人看上哪个女人,在女人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然后就扛回洞里做老婆,简单直接,哪里需要像现代社会这般大费周章。然而有一点男人们不能忽视,那就是,自古以来,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已然沧海桑田,伴随着现代文明的必然是更加注重精神交往的两性关系,若还是期待像原始动物一般野蛮粗暴地求偶,必然被时代所淘汰。再者,无论什么时代,女性都希望选择一个优秀的异性作为伴偶,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标准,即使在男尊女卑的古代社会,女性的婚姻无法自己做主,但是谁在内心没有个对于“佳人”的期待和构想呢?就算是原始部落的女性,也希望被一个长的俊俏些的野蛮人扛回洞里吧。

   然而,凡事都不能太追逐极端,有一定的标准做指导,或许可以提高两性之间相处的质量,但是唯标准是从也真的得说一句“何弃疗”了。正如历史上对于女性的长期审美要求,物化为体形、举止等方面,使得女性因为这些而疏远了自己的身体。根据1979年对美国女性的统计,她们花在化妆品上的钱是30亿美元,理发费是20亿美元,香水消费20亿美元,皮肤护理消费15亿美元,节食瘦身消费4亿美元。1990年,节食瘦身消费330亿美元,化妆业200亿美元,美容手术3亿美元。许多女性由于减肥而得了厌食症,为了保持体形而长期节食,生活在饥饿之中。
   各类媒体致力于塑造不真实的性别理想类型,而在现实生活中,男性并非全都那么坚强、勇敢、成功。从另一方面来说,标准也就意味着批量化,如果都是按照同一个标准打造的好男人,也难免落入没有个性的窠臼。情到深处乃是两情心意相通的境界,感情的妙处就在于两个人恰好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产生感情的共鸣并且能够相互包容地走下去。完美的标准可以是一个美好的理想,可以作为指导男女之间如何相处的正能量,为平凡的生活增添哲理意义上的情趣,而真实的生活,则是一门无法丈量的艺术,若是能够丈量,也应该是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