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者 詹妮弗·劳伦斯

发布时间:2014-4-17 14:49:17  栏目:人物

她属马,今年是她的本命年,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这一年,她这朵山丹丹红艳艳得有些肆意。仅24岁的年纪,她就在四年内获得了3次奥斯卡提名,而且更是在2013年第85届奥斯卡颁奖礼上摘取最佳女主角殊荣,从而成为奥斯卡历史上第一个90后影后。

一下子她接管了好莱坞的话题风暴眼,Dior迫不及待与她签下代言合约,VOGUE把最重要的九月刊押注在她身上,《饥饿游戏》的制片厂高管忙着偷笑,人人都开始谈论这个在颁奖礼上因为大大咧咧而习惯性摔跤的姑娘,她成了好莱坞新生代里的旗手,她是及时更新宠爱名单的名利场里的那位最新“继承者”,更重要的是,她还很年轻。


好莱坞“异类”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詹妮弗·劳伦斯,那“异类”会颇为适合。你无需看她的作品或演出,只要查阅一下她那些“朴实无华”的洛杉矶街拍照、大大咧咧的红毯瞬间、包裹的极为圆润的礼服身影,就能差不多理解这个“异类”的第一层意思。对,这姑娘不是那种“尖下巴、水蛇腰、螳螂腿”式的时髦女孩,第一眼看过去,甚至给人一种特“壮实”的感觉,用成语来讲,可能得搬出“虎背熊腰”、“牛高马大”等,这种一看就是“吃牛肉”长大、身体倍棒吃嘛嘛香的美国大妞,虽然在现实美国中并不少见,但是在好莱坞主推的银幕上,却是绝对的异类。20世纪福克斯于1997年在大片《泰坦尼克号》中推出相对丰腴的凯特·温斯莱特时,也承担着一定的风险,但有时候,奇招的力量却是势如破竹的。

按照詹妮弗·劳伦斯自己的说法,她从来不会为任何影片和角色去刻意减肥,哪怕她也觉得自己蓬头垢面的圆润街拍照有时会“惨不忍睹”,但她的态度就是,这是我的身体,爱谁谁。在片场休息间隙几乎都在吃的她,经常拿出来开涮的对象是曾经的青少年偶像林赛·罗韩,“我觉得这件事特别蠢”——当她在13岁时得知林赛·罗韩便因为减肥而得了厌食症、并且还有很多的年轻人开始模仿这种行为时,她就这么想了——当然,她不只是有一个态度而已,更有进一步的实质性行动,“我记得那时候学校里很多人为了赶时髦而假装自己有厌食症,有一次大家在学校都不吃面包,于是我就把她们所有人的汉堡都吃光了”。

詹妮弗·劳伦斯的“异类”之处,还在于她虽然身处名利场,却一直处于一种“局外人”的状态之中。接受采访时,她经常呈现出茫然的放空状,记者向剧组整体提问,大家回答完以后,她往往得再问一遍刚才的问题是什么,因为刚才听别人回答太认真,顿时忘了自己的角色。在《饥饿游戏2》的宣传记者会上,詹妮弗·劳伦斯则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一个一不小心就能上头榜头条的话题明星了,她在谈论拍摄细节时,说自己最忘不了的就是在一个转盘上不停地转啊转,这让她感觉到都晕目眩,她本来想用来形容这种感觉的一个词是“运动眩晕(Motion Sickness)”,结果话说出来却成了“早孕反应(Morning Sickness)”,一字之差,两者的意思可是天壤之别,而且后者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点,记者怔着,她自己也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男演员乔什·哈切森在旁边捅了一下,劳伦斯才做起鬼脸、吐下舌头说:“完了,我经纪人又得来找我麻烦了。”詹妮弗·劳伦斯的“不在状态”,最有名的表现就是数次在重要场合的摔跤行为,2013年,在第85届奥斯卡颁奖礼上,她激动地上台领取最佳女主角小金人,结果上台时在舞台边缘的台阶上,摔了一跤,成为那一年被谈论最多的奥斯卡花絮。而在今年,她在红毯上又一次展现出糟糕的平衡能力,差一点再现尴尬。所以当今年的奥斯卡司仪艾伦·德杰尼勒斯在做晚会开场白时,直接来了一句:万一詹妮弗·劳伦斯得奖,我们会派工作人员把小金人送到座位上,以免会再次发生什么意外。

90后戏精

詹妮弗·劳伦斯在戏外的“神经大条”,可以说和她在戏中的细腻表现形成了很大的反差。2008年,劳伦斯在经历了《神探阿蒙》、《铁证悬案》、《灵媒缉凶》等电视剧中的龙套角色以后,终于等来了她的爆发作品,那就是吉勒莫·阿里加的《燃烧的平原》,戏中劳伦斯和奥斯卡影后查理兹·塞隆和女配角得主金·贝辛格共同飙戏,却被很多人认为彻底抢了两位明星的风头,其张力十足的厚层次感演出让人映像深刻,她也因此而获得了2008年威尼斯电影节旨在鼓励新人的马塞洛·马斯楚安尼奖,《滚石》杂志称她是“全美国最天才的女演员”。2010年,劳伦斯担当独立影片《冬天的骨头》女主角,在这部风格冷峻、质感粗粝的影片中,劳伦斯的演出爆发力十足,呈现出于年龄不相符的冷静成熟,本片获得了当年的圣丹斯电影节最佳影片,劳伦斯在入选《娱乐周刊》年度 “最具突破的演员top10”的同时,也收获了自己第一个奥斯卡提名。

而让詹妮弗·劳伦斯真正成为现象级演员的,则是2012年的话题大作《饥饿游戏》,因为《哈利波特》和《暮光之城》的完结,狮门影业对准青春题材而重磅推出了这一系列。劳伦斯拿到剧本后,虽然很喜欢这个故事和角色,但是她却有些犹疑不决,甚至有点害怕,因为她预料到这部畅销作品的女主角“凯特尼斯”会令她爆红,她会因此而进入真正的明星阵列,但是她还没有为此做好准备,也在怀疑这是否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看着现在的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我就想,我一点都不想红到那种程度,我无法想象,突然之间生活变得如此嘈杂”——劳伦斯多次强调这是她接拍《饥饿游戏》的最大阻碍——“我现在住在海边,也没多少人关注我。如果一旦接了这个角色,我的生活就要完全变了,包括安保系统等”。

很多人一度就把她说成是下一个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但实际情况是,她俩的相似度正越来越拉远,尤其是当詹妮弗·劳伦斯凭借《乌云背后的幸福线》获得了奥斯卡影后,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则凭借收尾的《暮光之城》些列收获了金酸梅影后之后。劳伦斯一直对独立影片情有所钟,比起《饥饿游戏》,她更愿意争取的是大卫·芬奇的《龙纹身女孩》,她曾经为此花了不少心思,虽然最后还是输给了更契合角色属性的鲁妮·玛拉,但她一直在手机里保存着她那张纹身、穿孔、烟熏妆的试镜照。
“继承者”劳伦斯

有人把詹妮弗·劳伦斯比作是下一个梅丽尔·斯特里普,也有人把她视作为更年轻的朱迪·福斯特,如果光从生涯早期的所获荣誉来看,24岁的劳伦斯是完全够格的。要知道,劳伦斯在这个本命年已经拿到了3次奥斯卡提名,而梅丽尔·斯特里普则在30岁时才拿到第一个提名,朱迪·福斯特在27岁时攒了两个(当然,她的第一个提名比较早,15岁时的《出租汽车司机》)。有趣的是,在第70届金球奖喜剧音乐类最佳女主角争夺中,劳伦斯竞争对手正是老戏骨梅丽尔·斯特里普,当劳伦斯最终赢得奖项时,她在获奖致辞里还不忘调侃了一下:“我打败了梅丽尔!”事实上,詹妮弗·劳伦斯自出道以来,在圈中的人缘就一直很好,不光是好莱坞新生代,老一辈对她也很钟爱,一贯特立独行、并处于半退休状态的杰克·尼克尔森,在劳伦斯获得奥斯卡小金人后第一时间就寄来了红酒和鲜花,对劳伦斯来说,这或许是奥斯卡以外的另一大荣誉。

虽然这个女孩的日常形象会给人“散漫”之感,但她实际上绝对属于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那拨人。14岁的时候,她就决定要去当演员了。家在美国肯塔基州的劳伦斯,生活环境和演员完全不沾边,她的母亲干的工作是组织儿童夏令营,父亲经营过一家建筑公司,演戏对他们来说是隔着一道亮晶晶的银幕、极为虚无缥缈的事情。而劳伦斯从小就喜欢参加教堂演出,一开始没人把这当回事,直到她提出要去纽约当一名演员,为此她还说服父母同意她签了一家纽约的经济公司,就这样,完全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她,在完全未知的情况下,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劳伦斯在选角上口味独特,在她的几部成名作中,我们看到的她一直在爬树、开枪、射箭、砍木头,甚至徒手抓出一只松鼠的内脏。她的这种形象在好莱坞新生代里绝对是位异类,也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差异化,她做到了别人没法做到的。比如她是极少数能在学院、票房和口碑同时受到肯定的演员,她在24岁这个年纪,既有小金人在手,也有《饥饿游戏》系列的疯狂全球票房,更有业界和大众的良好反馈。如果这个时候说,詹妮弗·劳伦斯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还有什么共同点,除了她们都是90后以外,那就只能是,她们都有一个分分合合的圈中男友了。劳伦斯和男友霍尔特在《X战警:第一战》中相识,霍尔特在片中扮演变种人“野兽”,但在现实中,他却是一个英伦范的害羞男孩,他的美妙英国口音正是吸引劳伦斯的一个重要因素,他对女友的评价很高:“虽然她在这个年纪已经获得了所有,但她还是她自己。”

确实,詹妮弗·劳伦斯仍然保持着没有成名前的那种状态,尤其是面对媒体的时候,她还没有学会端着。在被问到《饥饿游戏2》的难玩拍摄花絮时,她说对那套紧身衣戏服真的是又爱又恨——“知道这身衣服最尴尬的地方是什么吗,就是小便,幸亏有不少水戏,我和乔什可以游到海深处没人的地方‘解决’”。她说她自己对待很多应酬活动依然会爱谁谁,她还是不喜欢把自己打扮的blingbling的去走红毯,她更喜欢窝在家里读点闲书,她最喜欢的作家是塞林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