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人

发布时间:2014-2-27 15:05:13  栏目:文字欲


今天出门坐公交车,刚开出站,公交车停下了,司机开了前门冲着路边大喊:“城管车蛮来了,你还卖!”顺声望去,一个卖蜜汁藕的妇女一边应着“哦,蛮走”一边收着摊子。回头一看,后面果然有辆城管车。公交车继续往前开,我想,这就是南京人了。  

前天早上出门上班,一开门,一个大妈站在门口,抬头看着走廊灯。走廊灯的开关坏了三四天,一直亮着,关不上。大妈指着灯问我怎么关不掉,我说坏了,刚准备抬脚走,大妈拉住我说:“你回家拿个凳子,把灯泡拆了。这一直亮着,不要钱吗?”我还真傻了吧唧的回家把老公叫了出来,拆了灯泡,大妈说找人来修,拿着灯泡走了。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我每天只好抹黑开门。我想,这又是南京人。  

朋友来南京玩,我们从总统府出来,遇到几个韩国游客问路,我们站在路边说英语,一个骑三轮车的大爷慢悠悠的停我眼前问:“啊是日本人?表告诉他们哎!”我笑了,说不是日本人,是韩国人。坐在三轮车上的大妈发话了:“韩国人嘛也表告诉他!”,大爷笑嘻嘻的附和:“是的哎是的哎!”。这是老南京人。  

有天等着红灯过马路,有个老太太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朋友也在等红灯,这时一个步行的男人闯了红灯,小朋友义正言辞指着他大喊:“你不讲文明!”男人回头看看,停下来了。小朋友骄傲的说:“老师讲的要讲文明!”这是小南京人。  

我在商场买东西,拿着券去兑换奖品,可以选择兑换一桶洗衣液或者两个水杯,我想要杯子,阿姨说:“要杯子干么四啊?你家没杯子啊?杯子不划算的,一桶洗衣液四十几块,一个吊杯子才几块钱。你听我的还会有错!”我说洗衣液太重了不好拿我还要逛街呢,阿姨说:“呆!逛完了再来拿嘛!”就这样,我硬被塞了一桶“划算”的洗衣液。  

有天早上上班快迟到了,打了个车,告诉师傅我9点上班请快点。师傅是个女的,看看我,鼻子里哼哧一声:“9点上班8点50才打车,下次早一点还好啊?你迟到不要罚钱的吗?”就这么念叨了我一路,念叨我的同时还不忘抢红灯抢车道,把我准时送到。  

小区枇杷树的果子熟了,我和老公去摘,一个大爷不让我们摘,我想这可能是他种的吧,就不打算摘了,准备走。这时,小区保安闻声而来,冲着大爷直瞪眼:“老孙你不讲理,长到你家门口就是你的蛮?”老孙眼睛瞪的更大:“都是我在浇水,就是我的!”然后,他们俩吵起来了,吵得很凶,完全没功夫理我们,于是我和老公摘了一把枇杷,走了。枇杷很甜。  

有次在楼下喂流浪猫,一个大叔带着小孙子蹲旁边看了半天,表扬了我半天。也有住在一楼的阿姨骂我,让我回自己家喂,说这些流浪猫天天叫,很吵。还有一次在楼下喂流浪狗,有个阿姨也来喂狗狗,还跟我说“谢谢”,后来我才知道,那不是流浪狗,是她家养的。  

南京人好吃。大大小小的饭店就不必说了,来伊份、座上客和各种不知名的零食小铺不计其数,每条巷子都会有那么一两家。奶茶店、鸭脖子店、卤味店、关东煮、臭豆腐、蜜汁藕更是不计其数。你去新街口逛逛吧,长长的一条地铁通道,一家挨一家的小吃摊子花样百出。街上走的姑娘,哪个手里不拿点吃的?为了能吃上一碗好吃的馄饨,南京人愿意排上半个小时的队——吃饭是南京人的大事!  

南京人好玩。每个小区附近必须有几家棋牌室,不论大小。里面常年烟雾缭绕,烟酒嗓的中年男人不停的说话,顶着半米高盘头的阿姨带着金手链。江心洲、绿博园每到周末人满为患,大人小孩玩的不亦乐乎。秦淮河畔放风筝的老头不要太多噢!一到晚上,天上飘着的风筝带着LED彩灯,特别好看。南京人“实搭”。有事没事总喜欢和陌生人聊两句。有次交水电费,我带的现金不够,旁边一个不认识的阿姨说可以刷卡,然后又告诉我哪边有ATM,最后还问我家住哪里,为什么不去超时代交水电费。跟我叨叨了半个小时,最后才想起来自己也是来交水电费的。

南京人“风雅”。清凉山无论冬夏都绿着,到了夏天,更是开出高高低低的小花,每年五月份,大街小巷的树都开了花,一阵风吹来,一阵花雨飘了一身。在春末夏初的时节里,无论大妈或姑娘,总要买两朵栀子花,挂在胸前或是背包上,隐隐的香气浸着湿润的空气。单这么两朵花,卖过了几个世纪咯!在爸爸小时候,一到夏天就有人穿街走巷卖栀子花,坐在门口乘凉的婶子或大妈们就买几朵,给自家的女儿、媳妇或老太太,当然,她们自己也带着。两朵白玉似的的花,别在深蓝色的布褂子上,说不出的干净好看。这隐隐的香和淡雅的美就像南京人对生活的要求,不张扬,但要雅致。  

南京人“文艺”。先锋书店如果换个城市就不一定能做成中国“年度最美的书店”。青岛路附近的咖啡馆很多,破桌子破板凳又促狭又杂乱的3咖啡生意越来越红火,店铺体面窗明几净一丝不苟的新杂志咖啡却在2012年伊始关张大吉,从这一点,多少也能品出点南京人的口味。各有特色的咖啡馆在青岛路争奇斗艳,到了下午茶时间,每家都几乎客满,人人捧着一卷书或笔记本,人多 ,却不吵闹。

到了晚上,上海路的小酒吧里,姑娘们小伙子们笑嘻嘻的聊着天,不闹腾,不折腾,偶尔有喝多了的外国人抄起一把吉他要献丑唱一曲,他们言而有信,说献丑果然就献丑!朝天宫里的戏园子,那昆曲依依呀呀的唱了几十年,如今你进去一看,里面大半数都是年轻人。各种画展、摄影展、书法展一年到头不间断,看展览的各色人等的都有,而且常常看到那些身材或高大或清瘦的大叔,要么一头白发金丝眼镜一派旧式文人的仙风道骨,要么一脸胡茬双眼明亮一副现代艺术家的桀骜不驯,如果你是控大叔的小萝莉,那么,南京欢迎你!    

南京男人话唠的多,车轱辘话翻来覆去没个完,口头禅是“么得个吊丝哎!”。南京姑娘不像所谓的“江南女子”,倒是大大咧咧的居多,抽着烟,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口头禅是“多大点er四哎!”。  

没来南京之前,觉得南京是个旅游城市,来了2年多了,才知道“夫子庙”、“总统府”、“长江大桥”在南京人心中跟“名胜古迹”一点没关系,只是地名而已。你要是跟南京人说去夫子庙逛逛,他们的第一反应绝对是:“吊人多的一笔,去那逛,脑子不易当啊?”  

如果你来南京玩,请你一定要呆久一点。在旅游景点游览完毕后,请你一定找个晴朗的天,早起吃一碗馄饨,然后去鸡鸣寺听听钟声,在山上散散步,顺道逛去南大,混进个教室听一上午课,中午在南大食堂吃一个砂锅,或是在附近寻一碗鸭血粉丝汤。午后,在青岛路上挑一间小咖啡馆,看看小说,刷刷微博,打个盹。晚上,再拐去师大附近逛逛夜市,或者去61HOUSE看个演出,或是找间上海路的小酒馆,喝个半醉!非得过上几日这样的日子,你才能觉出那市井气里的南京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