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之狼——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发布时间:2014-1-20 17:20:23  栏目:人物

差不多15年前,他的脸开始成为一种logo、符号,有时更是图腾。那张著名的金发碧眼、过分漂亮的面孔出现在全世界各个角落的T恤衫、张贴画、报纸盗版广告上,他成了制造流行的硬通货、世界女性的幻想对象、偶像标签的最具体代名词,他在实质上真的成了当时的“king of the world”。

那时还在世的马龙·白兰度曾非常不屑地评价他说——“他看上去就像一个娘们”——是的,这个追风少年的精致面孔显得有点咄咄逼人,以至于这副标致皮囊定义了他的所有,那些所谓演技、能力、付出的关键词都直接被抹去,没人买票看他为了这个,“太漂亮”对他来说成了另一种歧视。以至于他的改变带着些报复性意味,他变得黑胖、胡子拉碴、凸起了肚腩,他放纵自己的身形,让自己从“奶油小生”形象中跳脱,他有意识地挑选更复杂更暗黑的角色,只为了再次证明自己的可能性,他不再是那个阳光男孩小绵羊,相反,他正好借着这种方式成为了一头好莱坞头狼。


Lenny Williams,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差点用了这个名字,那时有一个经纪人建议他赶紧把这个生僻的名字改了——因为“光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完全没有红的可能”——确实,好莱坞的一线男星们要么叫Tom,要么姓Pitt,约翰尼·德普还特意把John改成更亲昵的Johnny,与之相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这个名字,“实在是一种灾难”。

 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顶着一个难记的名字开始闯荡好莱坞——在各类电视肥皂剧中跑龙套,以《泰坦尼克号》光速闯入名利场,在“后杰克时代”颠覆形象开始产生一系列真正的影响力……一路下来,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男孩蜕变成男人的过程,如今,他和名导马丁·西科塞斯再次合作的《华尔街之狼》又一次展现争夺奥斯卡的野心(虽然他每次入围都是陪衬角色,还透露专门会练习没得奖时的自然表情),我们也得以有机会重新去认识这个中年男子,我们也开始产生新的怀疑和好奇,比如,他究竟是谁,他从哪来,他准备去向哪里?

名利场里的穷小子

实际上,他天生就属于好莱坞。这句话有两个层次:一个是修辞意义上的,他从12岁就开始找自己的经济人,如果汪峰问少年莱昂纳多“你的梦想是什么”,他肯定会回答,演员;另一个层面,就是直白的字面意思,莱昂纳多就生在好莱坞,他是这里的原住民,他为前来参观好莱坞的迷路游客带路挣小费。

他生长在这里,但是他的身上混杂着意大利和德国血统,因为他的母亲是在童年时从德国移居到的美国,而其父是意大利第四代美国移民。其异域风情名字的出处,正是源于意大利画家莱昂纳多·达·芬奇,据说他的母亲在怀他时去参观了一家意大利博物馆,当看到达·芬奇的画作时,他在肚子里第一次踢了一脚,于是这个名字就那样敲定了。

虽然生在好莱坞,但莱昂纳多的生活绝对跟明星云集的比弗利山庄style没有半点关系,他绝不是乔治·克鲁尼那样的星二代(其父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著名主播,拥有广泛人脉)。事实上,莱昂纳多的家庭状态有点困窘,他的父亲是“嬉皮士一代”,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地下漫画家,小时候父子俩经常干一些不靠谱的事,比如两人的保留曲目是常穿着内衣、浑身是泥、拿着拐杖手舞足蹈。不过这种记忆很少,因为在莱昂纳多两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婚了。所以莱昂纳多跟母亲相依为命,为了养家糊口,他的母亲同时打好几份工,他们住在一个满是毒品贩子和站街妓女的混乱社区。少年莱昂纳多从小就浸泡在一种失控、危险、被放逐的生活圈里,他遭遇过抢劫、毒贩诱惑、应召女郎挑衅,街区破败、吸毒者的狼狈,让他从小就建立起了防备心,之所以可以难能可贵地全身而退,按他自己的说法,是因为他其实有点自闭,他没什么朋友,大多数时间更愿意和家人待在一起。而且,他心目中的偶像瑞凡·菲尼克斯(同样年少成名的电影明星)正是死于吸毒,这对他影响很大。

穷困生活让他从小就对钱很敏感,直到现在,他都承认自己最爱的颜色之所以是绿色,是因为美元的颜色就是绿色。8岁的时候,有一阵他存到了两美元,他很兴奋,甚至有点骄傲,他觉得他应该让街上的人知道8岁的他已经有两美元了。于是还没等到得到母亲的允许,他就冲出家门走进了小巷,他看到一个大孩子正在车库前玩耍,就停下来向他炫耀,大孩子看到很高兴,说车库里面有很多的美元,让莱昂纳多过来看,于是他低头找寻,大孩子让他再低一些、再低一些,直到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大孩子一下子踩住了莱昂纳多的头,抢走了他的两美元。莱昂纳多追着他跑,追过三个街区,大人们以为是小孩间的打闹玩耍,没有人管这事,他的两美元就那样没了,这是他对钱最开始的概念。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很多人都有当明星的欲望,对,纯粹地战胜默默无闻,站在镁光灯下,然后blingbling。成名是目标本身,而究竟是靠演出、靠唱歌还是靠出位都只是方法而已。但莱昂纳多不同,他就是喜欢表演,他充满了一种偏执的模仿欲,他说他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模仿身边形形色色的人,从讲话腔调到习惯动作,他乐此不疲。就像他养的那只宠物变色龙那样,他根据环境不断调整自己,融化在里面,从而获得一种满足。

5岁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电视节目中露面了,凭着可爱样貌和讨喜的表现力,他成了电视台的宠儿。年少的他,不断穿梭在各类火柴盒汽车广告、牛奶饼干广告和各类公益教育片中,但这种“无公害”的形象没有维持太久。1985年,他在电视剧《成长的烦恼》里客串演出,饰演一个问题少年;1992年,他从400名候选演员中脱颖而出,得到了出演《男孩的生活》的机会,角色有点歇斯里,男一号是大名鼎鼎的罗伯特·德尼罗;1993年,他又演了一个智障儿童,搭配约翰尼·德普在《不一样的天空》中大放异彩;1995年,他又主演了《边缘日记》,他在片中成了一个玩世不恭、颓废厌世的半熟少年……他似乎永远对那些挣扎、偏执、散发“负能量”的角色更感兴趣,在这个标准里,《泰坦尼克号》反倒成了一个异类,除了另一部《罗密欧与朱丽叶》,莱昂纳多基本不会接一部纯粹展现情情爱爱、或者只有追车爆炸镜头的简单爆米花电影。他对剧本和角色很苛求,拍《禁闭岛》,为了入戏他花了很长时间待在真正的精神病院里;《血钻》的非洲“黑金”题材,让他走访南非,直接去采访雇佣兵;他和导演《盗梦空间》的导演诺兰聊剧本,一下子就聊了两个月;他在《飞行者》中有一幕需要歇斯底里地咆哮,他总觉得有瑕疵,于是自己要求吼了45遍。

在“杰克”这个里程碑角色的前前后后,莱昂纳多至少推掉了这些角色——《蜘蛛侠》系列电影中的“蜘蛛侠”,《星球大战前传》系列电影中“天行者阿纳金”,《蝙蝠侠》系列电影中的“罗宾”……他的电影名单中没有超级英雄、没有那种卖座的系列影片、没有海盗紧身衣和飞檐走壁,他总觉得自己应该干一点其他的事情。或许正是因为这股偏执,很多名导喜欢和他合作,表露的最明显的就是马丁·西科塞斯了,他把莱奥纳多当成了罗伯特·德尼罗的接班人,在“后杰克时代”,莱奥纳多展现出野心,他不想只成为一个名人或者明星,他想获得真正的荣誉和肯定。

扮演莱昂纳多

但是他的“严肃戏剧”路线前景却并不那么乐观,因为这类影片筹措资金的难度越来越大,好来知名片商米拉麦克斯,就是因为长期坚持冷门小众路线,而不得不在2010年底贱卖给迪士尼公司,而说到迪士尼,就又可以顺便说到约翰尼·德普,这个拍了一辈子暗黑题材小众影片的男演员,就是因为演了迪士尼的大制作《加勒比海盗》以后才真正赚到真金白银,才有资格继续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莱昂纳多一直在坚持那种“正剧”路线的原因,除去个人爱好,肯定还得算上个人野心。被“太漂亮”困扰很久的他,现在把岁月沧桑写在脸上,但是“黑胖”以后并没有自然而然就立刻能换取他想要的东西,比如奥斯卡,尤其当“露丝”早已将小金人收入囊中的情况下。他曾经入围过3次奥斯卡提名,但从来没有得过奖,这还没算上金球奖的战况,在10次提名中他只凭借《飞行家》中过1次。他承认自己在颁奖礼之前每次都会对着镜子练习一个得体的微笑,这始于2005年他争夺奥斯卡影帝,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会是炮灰,他不想镜头被捕捉到那种失败的滑稽。他甚至为此有点强迫症,摄影记者们说,从来看不到莱昂纳多有那种舒展的状态,不仅是在红毯上,哪怕是在一场洛杉矶湖人队的比赛中,在观众席的他永远是一种端着的状态,微笑、挺拔,似乎时刻准备作为世界之子迎接全世界的关注,他总是谨慎、保守、防备,仿佛想把所有的真实情绪都发泄在戏里,丝毫不愿在真实生活中剧透更多,他像是在扮演“莱昂纳多”,扮演自己,所以,当去年有一张他歪脖子的片场照在网络上被传开后,立马引发了一阵话题潮,看到他耍宝就像看到ladygaga假装淑女。

对于十多年前就进入好莱坞“2000万俱乐部”的莱昂纳多来说,钱对他来说,逐渐成为一种抽象的事物,这并不是说他已经不在乎挣钱了——他最爱的颜色依然还是美元绿,他还是会为500万美元跑到大洋彼岸为一家手机公司拍摄故弄玄虚的商业广告——但是真正让他兴奋的会另有它物,比如他喜欢用各种方法来刺激自己的肾上腺素。他跳伞,1996年,他差点为此丧命,他在降落过程中发现降落伞打不开,幸亏教练帮他拉开了紧急拉锁;他经历过紧急迫降,在一趟从美国飞往俄罗斯的私人飞行中,他们的飞机引擎熄火,他们经历生死着陆,所有都在害怕,他说他有一种奇怪的兴奋感; 他玩潜水,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的无人海区,在深海水箱出了故障,他靠着憋气和找到队友后的烘箱氧气回到地面,他还是觉得有种隐秘快感。

他成了好莱坞新晋偶像小生们的集体偶像,扎克·埃夫隆和切斯·克劳福在接受采访时都坦诚会模仿他,因为他的转型成功令人着迷,他的性格、他的生活和他的作品都堪称典范。可能有一点大家没有明说,那就是莱昂纳多的魅力很招人,可能这也是急需被模仿的一点——莱昂纳多尤其会招惹各种各样的超模,他被美国《人物》杂志形容为超模杀手。根据不完全统计,莱昂纳多大概交过9位超模女友,几乎可以组成一个“维多利亚的秘密”梦之队了。坊间还流传,莱昂纳多曾经悬赏两万美元高价来寻找他在洛杉矶一家俱乐部中丢失的相机,这不禁让人产生了另外一系列好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