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华洲: 墨海中的一叶扁舟

发布时间:2013-12-12 10:02:39  栏目:文艺

2011年获得第十届国展最高获奖,叶华洲的名字逐渐为人所熟识,二十多年墨海孜孜以求,似乎应该是到了拨云见日,满载收获的时候了,他却似乎无动于衷,还是一如既往藏身汲古斋,躬耕书海。翘首企盼了两年,直到今天,他的个展“真境界——叶华洲书法艺术展”才缓缓复出水面。随着名声鹊起和个展开幕的临近,祝福之声纷至沓来来,而他也只是淡然一笑,羞涩说道“路还远呢!”如此谦虚,收获的自然是更多赞誉之声。

字如其人,他的书法一样亲切,让人倍感舒服。叶华洲一直行走碑与帖之间,有沉稳的漫步,也有机灵的跳跃。如同一个太极高手,闪展腾挪,妙步无处不在,一招一式都不花哨,很到位。

MAP:能先谈谈你是遇到什么契机走入书道之门,又在什么情境下达到了更高的书艺境界的吗?
叶华洲:我和很多60年代出生的书家一样,学书之道是从为乡亲们写春联开始的。家父教师出生,写得一手好字,每逢过年,自大年二十八始,乡亲们都卷着红纸聚到我家,请家父和我写春联,母亲则在厨房蒸馒头、包子、水糕,炊烟从门窗溢出,弥漫在天井里,乡亲们拿着墨迹未干的大红对联穿梭其间,这是我儿时对过年的美好记忆,也是步入学书之路的自然契机。

80年代初,我在徐州求学,参加河南省书协举办的首期书法函授学习,当时张海、王澄、李刚田、周俊杰等一批书法名家亲自授课和批改作业,使我们受益匪浅,这算是我对书法的自觉追求吧。84年我有幸拜恩师王冰石先生为师,次年转淮阴实习,王老师又将我引荐给戚庆隆先生,我的这两位恩师人格高尚、书艺精湛,我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为人、从艺之道。

05年调淮安市文联,从事协会服务和书法创作工作,接触到各个门类的艺术家。我觉得艺术是需要滋养和融合的,文联这样的平台和氛围算是我的书法有所进步的情境吧。


MAP:你的家乡淮安是有名的苏北水乡,也是一座历史名城,生活环境对你的书法创作有什么影响?
叶华洲:正如您所说,淮安的确是水乡,大运河、里运河、古黄河、盐河四河穿城,洪泽湖、高邮湖、白马湖、金宝湖四湖镶嵌其中,淮安得水之灵气;淮安也的确是历史文化名城.水的灵动、历史文化的厚重正是艺术创作所要汲取的营养。 

淮安书法近年来生机勃勃,书法、篆刻及书法理论三驾马车齐头并进,几乎所有书法国展都有淮安作者获奖入展的身影。在淮安市区南10余公里有一个叫河下的古镇,明清两代这里曾出过67名进士、123名举人、12名翰林,有“进士之乡”之称,文化底蕴深厚。我与谢景行、张一冰、李文灵等四友在此结社“淮安四友堂”,友天下朋,切磋书艺,展示作品。言恭达主席题写匾额,陈洪武秘书长题写展签。我觉得生活在淮安这样一个历史积淀深厚、自然环境优美、人文生态优良的地方,作为艺术工作者是幸福的。有了幸福,也就有了我们笔下的精彩!


MAP:书法家要多临帖,你喜欢临谁的帖?
叶华洲:学习书法需要博览约取。我觉得一个成熟的书家,真草隶篆行都要涉足,沿着书法发展演变的进程,从古老的甲骨到最晚成熟的行书走一遍,这样就胸有成竹了,这是博览。但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平均分配,我们要在浩瀚的碑帖中找出适合自己的东西,认真研习,从用笔、结体、墨法、章法、气韵、精神等诸方面精准把握,这是约取。

我现阶段常临的碑帖有《二爨》、汉简、二王手札、张旭《古诗四贴》、怀素《自叙帖》、《藏真帖》、褚遂良《阴符经》、日本高僧《三笔三迹》、黄庭坚《李白忆旧游诗草书卷》杨凝式《韭花帖》、《神仙起居法》等。

MAP:你的书法创作游走在碑与帖的两极,追求两种不同的书写体系,但是碑与帖一刚一柔,两者不矛盾吗?
叶华洲:我笔下常常追求两种不同的书写体系,一种是以魏碑为基调的楷书,求其方峻峭拔、雄强劲健;一种是以晋唐为主线的行草书,求其清逸萧散、奇趣俊朗。

近30年来,我游走在碑与帖的两极。“刚柔相推而生变化”,碑与帖的相与摩荡、互为生发,使手底略得朴厚质实兼之肆意灵动之风。

阴阳之极地皆注笔端,极难互溶一体,好在我也常常痴迷于褚遂良。其笔力雄赡、气势古淡、笔触纤毫毕现,深合魏晋遗法,成为了我两个书写体系间的极好纽带。

MAP:在“变与不变”之中,你怎么理解书法的传承与创新?

叶华洲:万物皆变,这是哲学的基本理念。无论是古希腊“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的箴言,还是古代中国“生生不息之谓易”,讲的都是这个道理。

书法的学习首先是“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这是传承,苏东坡亦曾说:“笔成冢,墨成池,不及羲之即献之。笔秃千管,墨磨万锭,不作张芝作索靖。”从“笔秃千管”至“笔成冢”,从“墨磨万锭”至墨成池”,可谓练书之艰辛。作为今天之习书者,也当学习先贤,痛下功夫,基础深厚才能书路广阔。其次就是“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这是创新,只有形成具有一定艺术价值的个人风格,才能在书法的殿堂里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MAP:在艺术家中,对你影响最大的是谁?

叶华洲:应该是林散之先生。尽管我未曾聆听过林老的教诲,但《林散之传》我读过数遍,使我很早就懂得学书除了日日临池、笔耕不辍,还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MAP:你的书法参加国家级展览三十余次,展览对你有什么帮助?

叶华洲:回答是肯定的。当今六十岁以下的大多数书家是从国展中脱颖而出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国展是选拔书法人才的机制、是评价书法水准的尺子、是提升书法功力的手段,展示书法艺术的平台,国展为中国书法持续三十年的繁荣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国展对我的帮助主要有两方面:一是鞭笞,二是激励。但国展也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消极因素,如功利主义,少数作者将国展名利的追逐场,导致创作心态浮躁;“形式”主义,国展中的部分作品重形式轻内质,部分作品丢失了书法精神内涵。

MAP:这几年艺术品收藏迅速升温。注意到你的作品在网上有画廊代理,还挺热闹的,卖得怎么样?比起线下(家里)呢?

叶华洲:应该说我不是一位职业书法家,在文联协会部为文艺家们服务才是我的主要工作。交流出去一些作品主要还是以广结善缘、以书会友为目的。这些年,感谢许多收藏家和书法爱好者对我的厚爱,经常接到要收藏我作品的来函、来电,为了便于朋友们收藏,我委托一家画廊代理。因我平时工作较忙,作品量不大,基本上发上网就能被收藏。线上、线下的量差不多,只是作品的形式、规格及受众不同而已。

MAP:你对自己下一步的艺术发展,有怎样的规划呢?

叶华洲:我想做好这“三多”吧:多读书,我觉得搞艺术,五谷杂粮都要吃,如文学、哲学、艺术、宗教、历史等等,这样营养才能平衡;多临习,临帖是一个书法家终身的事,离开了临帖,创作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末;多交流,“三人行必有我师”,多向书坛前辈学习,多和书法同道交流。计划在近几年腾出1-2年时间到北京做一次访学,较系统地提升自己的知识结构。现在正在准备下半年出版作品集,筹备年底在江苏省美术馆的书法个展。

MAP:创造经典作品很难,一个书法家如果想让自己的作品传世,你觉得需要具备哪些要素?

叶华洲:是的,“书无意于佳乃佳”,经典的产生是妙手偶得、水到渠成。《兰亭序》、《祭侄文稿》这样的千古绝唱都是在这样的情景下诞生的。

作为一个书法家想让自己的作品传世,我想要具备高尚的人格、精湛的技艺、独特的风格、较大的存量、优良的材料等诸因素。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作为创造者书法家也应当符合中国传统的价值取向,应该具备博爱、慈善、忠孝、诚信、正义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人品与书品要统一;精湛的技艺是创造出传说作品的技术支撑,书法家只有对笔法、墨法、章法、意境等诸要素的运用做到如火纯青,作品才能“无意于佳乃佳”;风格和个性是书法的生命,纵观书法史,所有的大家,在风格上都是开宗立派的;作品的存量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和作者的后世影响成正比的;创作的材料也很重要,如果用添加了许多化学品的书画纸来创作,几十年后就灰飞烟灭了,以何传世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