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嘉:身份的焦虑

发布时间:2013-12-9 13:57:18  栏目:人物

或许现在在乐嘉害怕名单上比较靠前的,肯定得算上被冠之以“爱情导师”名号这件事。因为《非常勿扰》,乐嘉成了一个与婚配紧紧捆绑在一起的符号性人物,他很苦恼这个既有印象,因为他觉得他还有很多面,而且最擅长的也不在于此,但就像六小龄童演了“孙悟空”以后就扮不了其他角色了,他也会有这种无力感。

事实上,乐嘉的涉猎确实很多——他精于培训之道,琢磨出一套“性格色彩”体系,他还想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写作者,就算是在电视领域,他也希望他不光是一个嘉宾棋子、而能胜任更多形态的节目。所以他希望自己呈现出来的面孔是一个多元立体的自己,而不是那种写了一些“爱情语录”到处被转发的简单名人,他想以自己的方式来产生真正的影响力。

在乐嘉新书《本色》的宣发会上,一个女孩哭了。

那是在11月末的南京,乐嘉在金陵图书馆举办了一场“活出真实的自己”的讲座。会场不算小,但很早就人满为患,粉丝中有各大高校里的学生,也有进入知天命之年的大叔大婶,他们从各种渠道得知乐嘉要来的消息,买了书抢了座,直接把礼堂变成了拥堵现场。

那天乐嘉穿着一袭白衣,轻盈而出世,配上他的光头显得禅味很浓,全程讲座他都以一种打坐的方式盘腿坐在演讲台前,如果光看画面,我们绝对联想不到他的整场发言会和青春、情爱、欲念等关键词始终围绕在一起。

他说自己曾经很自卑,比如他曾有一个豪门女友,他们之间就有一个关于开车的小故事。

女友有一次开着一辆奔驰来找他,那时候他前一天刚拿到驾照,而对方有六年驾龄,那天实际上比较赶时间,他却胡闹执意要开车送女友,结果半路掉链子,始终在红绿灯前磕磕绊绊,这让着急的女友憋不住了,两个人吵了起来,最终自尊心极强的他直接在马路中央刹车,摔门而出,两人半年没说话。对乐嘉来说,这看上去只是开车的问题,实际上,在他俩的关系中,他始终在心理上会觉得有些势力不对等。

乐嘉在台上分析说,每个人其实都会有一些自卑倾向:“比如你脸上长了青春痘,结果你看别人脸上都滑溜溜的,那你就会因为这个问题多少在心态上有影响。”他甚至说自己出第一本书的时候,就多少是因为这股“负能量”而多了一份执着——因为他觉得自己在很多方面条件很一般,所以想要打动女友的父母把女儿交给他,那他就必须得让自己在某些方面要拿得出手,比如出了一本书,成为一个“文化人”,那或许就会在女朋友家人前面很上档次——正是靠着这些外力,乐嘉不断提溜自己不断往前走。

除此之外,乐嘉在演讲里并不执意想把自己塑造得很强大,他也一直在暴露自己的弱点。比如关于勇气这事,乐嘉就觉得自己曾经因为缺乏勇气而在关键时刻显得怂了。早年,他曾经在上海的地铁上遇到过一个长腿女子,两个人上车后分别倚靠在面对面的两个车门,那个姑娘在一袭黑色长发背后闪现着一双慑人的黑眼睛,两人在车厢的晃动中不时会有目光接触,空气中似乎飘荡着一些暧昧的气味,那时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一路一直在纠结要不要上去讨个电话之类的,他始终蠢蠢欲动、却又迟疑无法行动,就这样僵持了二十分钟,姑娘到站下车了,在他懊悔之余,姑娘下车一瞬间投射来一个哀怨的眼神,那个眼神,让他夜不能寐。

这一地铁上的焦灼战役,乐嘉认怂了,虽然他现在认为之所以当初没有行动,是因为“欲望”还不够强烈,但是他其实承认,谁都不是圣人,都会有胆怯的时候,在那趟车上,他多少还是怕万一没要到电话,被乘客、被那姑娘鄙视,会掉面儿。

就像乐嘉这本新书《本色》中把自己从20个切面逐面分析一样,乐嘉在演讲中展现了一个多面的自己,无论是强大的、脆弱的、自信的、还是自卑的自己,乐嘉力求让自己更显真实,不管那些真实看上去突不突兀,他只想展现自己的本色。所以当他在书中聊自己的初夜、聊他对女孩的看法、聊对欲念的掌控时,这一切显得很坦然,也很自然。

当讲座进行到与听众互动环节的时候,一个女孩成功地抢了镜。她抓住机会要到一次提问机会,说自己专程从大连赶来,来南京就是为了把自己的问题抛给乐嘉,而她的问题就是关于她和她男朋友的分手——因为家人的反对,他俩该如何继续?当讲到动情之处,女孩还哽咽了,现场气氛变得微妙,似乎变成了另一档婚配节目的演播厅,虽然乐嘉在随后的支招中显得很得当,但有那么一瞬间,他或许会比那个女孩更委屈——因为从现场来看,在短时间内,他可能不太能摆脱掉“爱情专家”这个既有印象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