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病

发布时间:2013-11-4 16:51:31  栏目:文字欲

(文/陈健松)

用纸巾隔一层再来抓住地铁扶手;敲门次数必须是3的倍数;密码输错一位后会选择整体重输;电视音量调节不能容忍停留在质数;手机界面上绝不能存在红色未读信息提示框;上锁时需解锁一次确认刚刚已上锁然后再锁一次;走方格路面很在意每一步走在方格内而非踩在分隔线上;指甲油略有细微划痕马上全部刮干净;耳机不分清左右就入耳那音乐就没法听了;每隔15分钟就得刷新一次微博微信或朋友圈;虽然知道有害但就是喜欢闻汽油柴油油漆味……

我费了一些精力收集了朋友圈里一些人的各种“癖好”,不管是以上的强迫症、物理洁癖和信息洁癖,还是更多的拖延症、密集点恐惧、低高度恐高、宅人类亚斯伯格症候、信息焦虑和习惯性淘宝剁手谎言病发,我最终发现大家在心理层面上多少都有那么点小病灶。至于我个人,最近的癖好就是收集大家的癖好,如果发现有病症供我观察会很兴奋,有点接近于那个段子的状态——昨天看一个人玩了一个通宵的扫雷,那人真够无聊的。

另外,我一直在对抗的一个心理障碍就是,无论一个人唱歌有多么美妙动听,我都忍不住把重点放在他的换气声上,那个娇喘怪声会让人马上出戏,你好奇可以试试。于是我去查了一下资料,差不多八年前的时候,美国就有十分之一的人口需要靠服用抗抑郁药度日,而且这个数据一直在增长。一下子,好像全世界人民都显得不是很健康。

而近来更让我讶异的,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系教授Muller的说法,他指出,其实我们最好别被各类防辐射用品继续忽悠了,那基本没用,因为我们时刻都处在各种辐射之中,譬如比手机辐射要厉害多的宇宙射线,它就是无解的,所以,或许对待辐射的最好态度就是无视,因为你除了心态真改变不了什么。

Muller还进一步指出了一件更悲剧的事情,关于“万病之王”癌症,即便一个人从小生活在一个优质环境里,饮食运动心态全都保持在最佳,他还是会有20%的概率死于癌症,目前科学尚无解释,但概率客观存在,也就是说,比如你有一个不健康的不良嗜好,它可能会给你增加0.01%的致癌率,但真正的问题还是那20%。所以当现年90岁高龄的画家黄永玉透露自己的长寿秘诀是“抽烟、晚睡觉、不运动、不吃水果”时,我们以为他在开玩笑,其实他很认真,他只是很享受自己是概率的宠儿。

Muller和黄永玉合起来给了我们一种灵感——其实有一种态度叫做顺其自然。写出话题畅销书《黑天鹅》的美国作家Nassim Taleb,一直就认为我们很难参透规律里的不确定性,他认为金融市场一直是“有病”的,始终会有“黑天鹅”事件发生,再聪明的头脑都难以真正预测下一个市场反应,随机性是金融市场游戏规则的一个重要部分,如果金融市场规律完美,那只会有马太效应,游戏会崩盘。

他认为人生也一样,“有病”本来就是生命的一个部分,比方说焦虑和压力大多数时候就是被过度诠释的,我们讨厌让自己陷入焦灼,但没想过其实它也有积极力量,“如果百忧解(一种抗抑郁药)早一个世纪问世,波德莱尔的怨气,埃德加·爱伦·坡的情绪,西尔维娅·普拉斯的诗歌,还有其他诗人的不朽词句,所有拥有灵魂的事物,都将被湮灭于雏形中”。Nassim Taleb或许真的讲到了重点,如果没有平时的低烧来增强免疫力、没有紧张焦虑让神经更坚韧、没有悲伤痛苦来重塑适应性、没有抱怨牢骚来开拓一种疏导渠道,没有顺其自然地接受我们该有的各种真实情绪,我们或许才会真正的在某一天垮掉。

按这个思路说去,那些“永远幸福”“开心每一天”“快乐就好”的友好祝福和自我期待真的只能算是一种逃避,因为它绝无可能,且万一实现了它就是梦魇,来点“病”其实才是最佳状态。纯粹按字面分析,我们就能发现“快乐”俩字是得拆开看的,“乐”本来就是“快”的、稍纵即逝的、它不可能长久,而在法语里也是,法语中的幸福bonheur是由“好”和“钟点”两个词拼成,时刻提示你体验好东西得看着点时间。

所以说,“‘永远快乐’这句话,不但渺茫得不能实现,并且荒谬得不能成立。我们说永远快乐,正好像说四方的圆形,静止的动作同样地自相矛盾。快乐在人生里,好比引诱小孩子吃药的方糖,更像跑狗场里引诱狗赛跑的电兔子。几分钟或者几天的快乐赚我们活了一世,忍受着许多痛苦。我们希望它来,希望它留,希望它再来——这三句话概括了整个人类努力的历史”(钱锺书《写在人生边上》书中语)。没有焦虑的快乐,没有病的健康,就像“不能空腹吃早餐”一样,是条悖论。

如果泰坦尼克号没有沉入大西洋海底,那么人们只会更沉溺于远洋客船的神话,航空技术发展一段时间内停滞,还有可能发生更大事故的沉船事件,这就是负面因素的正能量。所以,对于开篇朋友们那些程度不一的强迫症和洁癖而言,我觉得顺其自然未必是坏事,就让他们被困住、承受、纠结、焦虑、释放、满足、内疚、挣扎、感受所有的细节,因为这不是病症本身,这其实就是生活本身。相较而言,想要跳过这些多维度的情绪只想体验“快乐”一种,可能这种想法更病态,更药不能停。

不过,我仔细研究了一下,第一段里有一条还是得治,那就是走方格路不愿踩到线这条——因为如果你是女孩,遇到大方格,步子迈大了会显得很女汉子;而如果你是男人且遇到小方格,那收着脚走路时,看起来会特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