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之禅

发布时间:2013-9-18 11:51:13  栏目:文字欲

(文/陈健松)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认识的九成女孩都在声称自己想减肥,另外还有一成——真的去减了。

减肥,看上去特像是一件颇为简单的事,因为大多数女孩在一年之内都能“减”个好几次——春节立志要减了,夏天说不能再胖了,逛街试衣服时良心发现了,去海滩度假时数度哽咽了,看到朋友晒美照时人神共愤了——减肥就像生理期,一年到头总会发生那么几次,但区别是,后者真可以坚持一个礼拜。

其实用“简单”这词来形容减肥确实没问题,因为所谓减肥,只要做到控制好摄入的热量再适量加上一些运动,那么,就真能慢慢把这肥给减了,可是但是不过然而巴特——大多数人做不好这两件极为简单朴素的事。即便这人是奥普拉•温弗瑞也不例外,这位美国脱口秀女王,在年轻时候曾以田纳西小姐的身份角逐过全美小姐,刚出道时一百十来斤,到后期一下大跃进到了0.11吨。

在她的职业生涯里,始终充斥着诸如此类的恶毒段子——有一天奥普拉去看医生,医生让她脱掉外套,然后说,“我们今天来检测一个新项目,请你双手双膝着地,接着头顶屋子那边角落”,奥普拉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医生接着说,“请保持这个姿势,然后爬到墙正中的地方,嗯,对,然后请爬向墙的另一端,好的,谢谢”,奥普拉起身穿上衣服问医生刚刚是在检测什么,医生有些羞涩地说,“是这样,我想买一个深色的皮沙发,想看看摆在那是什么样子”。

好吧,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所以奥普拉曾经真减过肥,她用“液态饮食”的方式成功减掉了60斤,她在节目上穿上10号尺寸的瘦裤子、炫耀了自己的成绩,但问题是,下了节目她就为了庆祝胜利而大吃了一顿,并且结束了短期节食项目,那条裤子自那以后也就和她渐行渐远、形同陌路。

连素来以自控力和强大野心著称的奥普拉都没做到,看来减肥确实要比理论上要困难得多,以至于美国一位微胖界新闻女主播Jennifer Livingston直接放弃了减肥,在收到一位观众的“形象”指责后,她义愤填膺,认为胖人不应该受到歧视,女性迫于社会气氛减肥,那是在丧失自我,是男权社会里物化女性的一种行为,是不道德的,女孩们不能为了别人的标准而活,只有内在美才能真正持久——女士们听着都觉得很有道理——嗯,对啊,减肥之余也得关注一下内在。

因为确实,除了在人多打车时能理所当然独自坐前排这点优势以外,偏胖真的没有什么优点可言。尤其男性在审美偏好上,已经进化出了一条清晰的轮廓——从进化心理学角度讲,他们希望理想女性的身上能反映出强生育能力以及良好健康状况的身体线索,比如脸孔对称、秀丽长发、比平均肤色偏白、脸色红润、协调的长腿,这些视觉线索对男性来讲意味着更好的基因,能培育更好的下一代,这些线索通俗来讲其实就是“健康美貌”,而偏胖无疑是没有办法呈现出那些身体线索的。

所以我们会发现,有更多择偶机会的男性(所谓成功人士)在选择伴侣上都会本能地去挑选美貌女性(富商的第一选择总是女艺人);女性择偶方面,本能上希望有更强有力的男性来繁殖呵护下一代,而因为市场交换机制,让男性积累财产的能力(富人)要比强身体机能(帅哥体力劳动者)更让女性有安全感,所以有更多择偶机会的女性的最终选择多半是有更多财产的男性(女艺人再多谈所谓爱情,最后都是大概率嫁给富商)。

所以,上文Jennifer Livingston的想法是很正义凛然的,但根本说服不了女孩们,因为一这是男性进化而来基因里的观念,二是人类是群体动物,更像猴子或者狒狒,而不是老虎,很难真正做到“自我”而不受他者影响。

要命的是,人类漫长的饥饿史让身体进化得更喜欢那些高热量高脂肪的食物,越是容易长膘我们越觉得好吃越容易吸收,尤其女性,自然选择让她们想控制体型更需要花费心力,比如在生育后,更多的脂肪含量能够使母亲更少地远离婴儿、延长照看时间,所以在育儿阶段很容易身材更丰腴。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误区,很多女孩的减肥观就是认为身体越瘦脸型越锥子就越好,但其实更受欢迎的做法,并非只是简单关注体重或者BMI(身高体重指数),而更应关注WHR(腰臀比)。这是美国演化心理学家Devendra Singh提出的概念,在他看来,身高不高的玛丽莲梦露之所以那么吸引人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她0.7的腰臀比例恰到好处。

很多人都在想,明明很“简单”的减肥行为(因为你只要控制热量的摄入和消耗两个要素即可),为什么那么难以成功?现在的一个说法是——因为这事没有一个即时的反馈。

你玩网络游戏的时候,每打一个怪每完成一个任务,你都能升个级或者拿到什么装备;你刷微博或者微信的时候,晒个状态照很快就会有朋友过来又顶又赞又吐槽。 我们的生活已经被各种新鲜玩样改造得极为依赖迅速反馈,有即时的反馈我们才有动力向前,但偏偏减肥效果这事是很滞后的,有可能你连续锻炼节食了好几天一上称,靠,还重了,这和打怪不升级以及发微博掉粉丝是一个道理,所以很多人干不了这活儿。

在喊着要减肥的那拨人群中,还有一个现象——那就是很多女孩其实并不胖,她们把“要减肥”和“我是吃货”这种词汇当做是一种社交话术,比如说自己是吃货可以将自己幼稚化,有让人降低防御、更显亲近的效果。但现在根据美国俄亥俄大学的实验研究,“我要减肥”这种话语其实作用是减分的,聊得越多受欢迎程度越低。尤其是明明不胖的漂亮女孩却总说自己太胖时会最惹嫌——这和学生时代里,一个家伙老说自己考试发挥得很差但卷子出来每次都是一百分的情况,是一样一样的。

所以减肥这事吧,真有点像底裤,你真穿着就行了,没事不用老出来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