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餐厅飞 面纱下的大餐饮时代

发布时间:2013-9-6 14:40:05  栏目:文字欲

文:蒋庆寅

衣食住行,既构成了人们日常活动的主要部分,也占据了人们大半的生活精力,更耗费了人们辛苦赚取的绝大部分金钱。在生活成本暴增的当下,如何有效的为钱包止血,显然是社会和个人都必须去勇敢面对的当务之急。

事实上,在这个生产力过剩的时代,穿衣如果只求保暖,住宿只求一张床,出行靠公共交通,确实可以大大节约生活成本。可惜,这只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乌托邦”式理想状态,现实中,你需要成家立业、恋爱娶妻,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崇高的,可以延续基因片段的生物特权,这可能也是人类动物性本能的最终意义。所以为了这点可怜的特权,你必须养房、养车、养老婆、养孩子——养家。

这样一来,“食”就变成了唯一可以缩减生活开支的选项。但是,衣、食、住、行共四个方面,如果硬要选出那个方面最不能省钱、最不能将就,可能大部分都会选择“食”。确实,“民以食为天”、“人是铁,饭是钢”等俗语把“吃”放在了人类生存需要的第一位,如果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衣、住、行”的档次再高也是过眼烟云。

所以食材便宜,吃的太差显然不行,那就得在人工环节上下功夫。实践证明,如果你是一个一日三餐都自己动手的人,那么确实也可以省钱,可是这却又是一个伪命题。抛开口味和烹饪技巧不说,中国人的人际交往无不围绕着酒席展开,去饭店请客吃饭的次数往往和你能赚取多少钱成正比。

如此这般,再夹杂人所众知的经济大环境和餐饮的灰色链条,妄图在饭店为钱包止血显然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无法止血的前提是“小餐饮”时代的盛行。

本人每每看到“××私房菜”的招牌都显得不置可否,原因有二:一是这类所谓私房菜做的也只是众人皆知的大路货,一点也扯不到餐饮会所才有的“私”的概念;二是到了这种地方往往就意味着钱包要被洗劫,在这里喝一扎168元的“火星”西瓜汁绝对不是梦想,只是那个“坑爹”的味道和街角8毛一斤的西瓜没什么区别。

这便是“小餐饮”的产物,以曾经流行的“小资”“私享”做派去无休止的盘剥你的钱包。

所以为了省钱,就必须走向“大餐饮”时代。

所谓“大餐饮”,其实我们不应该陌生,遍布城市各个角落的“麦当劳”“肯德基”便是“大餐饮”的代表,依靠完整的原料、物流、销售点链条,将各个节点的资源消耗降到最低,从而大大节约成本。

也许你会质疑“麦当劳”“肯德基”的价格并不是很低,那么我只能说这是由于我们特色潜规则下的价格体系,当然也包括我们的货币体系没有别人那般坚挺。如果你放眼世界其他地方,打个比方,你月入1000大洋,吃顿麦当劳要3块大洋。这样一比吃的钱确实不多了。这就是“大餐饮”惠及广大老白姓最为明显的优势。

最近走访了一下南京上海人家饭店,从他们的茅总那里获得了一些“大餐饮”的新理念。作为从高端“小餐饮”来到“大餐饮”的茅总,他认为“大餐饮”要将原料采购员的位置定在各个原料产地,自建物流体系为分店配货,依靠大宗食材购入来降低原料价格,这样在保证原料便宜的同时,也能保证食物的新鲜,同时依托时下最为流行的团购平台大量吸引客源,用薄利多销进一步降低食物销售价格,从而让食客吃的便宜。

也许这一观点也正是时下中式“大餐饮”的一种有效发展方向,由此可见,南京的“大餐饮”面纱已经在逐渐揭开。同时也可以预见,南京的餐饮格局又会呈现新的景象。

 


相关推荐